郭林新气功治愈我多脏腑转移晚期癌症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2-13   1569 次浏览
前言 李志民,癌龄36年(1982-2018)的 抗癌英雄,是郭林老师的亲传弟子,他以对郭林新气功无比坚定的信心,创造了世界罕见的医学奇迹战胜了肾、肺、肝三大重要脏器的19个大大小小肿瘤,为我们癌友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也再一次见证了郭林新气功不可磨灭的巨大疗效!

                                                      2018-02-12 北京郭林新气功 

                   郭林新气功治愈我多脏腑转移晚期癌症

                              李    志    民
                                    (2007年)

    我是江西省景德镇市军分区干休所离休干部,今年82岁。我用新气功疗法同癌症搏斗了28个春秋,现在病情已基本治愈,通过这么多年所走过的曲折经历,使我对如何练好新气功治疗癌症有较深刻的体会。下面给大家介绍,目的是为给广大癌症患者寄以生存的希望和帮助患者运用新气功战胜癌症免受癌魔折磨之苦。 
  A 病情的起因、发现、发展和治愈的经过

   我原是景德镇市武装部副部长,1982年春下乡检查工作时,因汽车会车不当,将车翻到桥上翻了360度,把我从车门甩出来,摔伤了左肾感到腰疼,引起经络不通,缺氧病变,多次去医院按摩无效,后来酒量减小,脸色无光。到十月征兵体检时,手可摸到左肋下有馒头大的硬块,我问主检医师这硬块是什么东西,医师说你如果得过疟疾可能是脾肿大,我南下时得过疟疾,就放心了。

   我于1982年10月16日中午突然全血尿,到南昌九四医院经多方检查左肾已无功能,确认为肾癌。便马上进行手术切除左肾,经病理切片化验为透明体细胞癌。癌灶长有保温杯大,已是晚期,经切除后先后在南昌九四医院、福州军区总院和北京301解放军总医院进行过三次化疗均无效,身体也化垮了,面黄消瘦,行动无力,身体虚弱得手扶栏杆上二层楼还倒在走廊,别人扶到病床。1983年冬天经北京301医院检查,两肺已广泛转移,既不能手术也不能放疗,医院已无能为力,医生便动员我出院。我知道活不长了,便问医生我是否能活到1984年春节,医生只笑不回答。我沉闷了三天,想来想去想通了,怕死也不能好,反而死得更快,倒不如活一天是一天,免得让家属看着难过,于是思想情绪正常起来了。

   那时,我老伴多方打听,听说郭林新气功能治好晚期癌症,我便决定出院到北京紫竹院公园新气功辅导站学习郭林新气功。到紫竹院公园见到郭林老师坐在石头上看学员练功。见我面黄消瘦的样子,要别人让座给我要我坐下,问:“还能 走吗?”我说:“走平路还能走,坡是上不去了,走不快了。”老师说:“只要你肯吃苦,认真练功,十天见效。”我说:“怎么见效法?”她说:“十天就能吃、能睡、能走。”当时我看到学气功的癌症病人真不少,正在扭来扭去的练功,我还怀疑大医院都不能治的病,这样扭来扭去能好吗?过一会儿病友们在老师的主持下座谈学习体会,大家都轻松愉快地讲:有的说饭吃得多了,睡得香了;有的说病灶缩小了;有的说病灶消了准备回家了。听了这些话把我的思想顾虑打消了,使我看到了一线生存的希望,便决心沿着这条唯一的生路走下去。学习班杨泽民辅导老师(转业军人)非常热情地鼓励我说:“只要你肯苦练十天,病情就会有好转。”我身体虚得站不住,让我坐着听课,从此我就自觉苦练,每天早上四点钟起床练功,细心体会每个动作的要领和要求。果然,练功十天后我的饮食、睡觉和精神都有好转,也能站着听课了,同时吃北京广安门医院的肿瘤科余桂清主任大夫开的中药,遵照老师的教导练功一个月再回301医院复查,医生结论说:“这次检查结果与上次出院时检查片子对照病灶大小多少完全一样,病情被控制住了,这时我高兴极了,治好病的信心更足了,练功的劲头更大了。那年郭林老师75岁,那么大年纪每天一大早就到公园看我们练功,给我们查功。并经常给我们讲课,还鼓励我们不要怕冷、怕累,只要刻苦练功就能战胜癌症。这些话对我鼓励极大,一个月学会了全套治癌功法。

   1984年元月我回家后上半年病情还是稳定的,但因思想麻痹,江西夏天热,当时我认为练功已半年多了,病灶还有些缩小,就把特快功换成中度快功,另外经常接待来看我的领导和同志,谈话较多有时还耽误练功,“八一”会餐吃了些鸡肉里的香菇和牛肉。癌症又复发转移了,肺上病灶长大了也长多了,肝上也长出三公分的癌块,呼吸困难,于是又到南昌九四医院住院治疗和专心练功,又恢复了原来的功目功时,还另加练肝功。练功一个月病情又被控制了,同时给郭林老师写信说明病情要求指教,郭林老师当即给我回信要我去北京学新功法把病灶消掉。赴京后郭老师详细询问了病情,重新给我安排了功目功时,由于我练功治病心切,不顾旅途疲劳练功又过猛,在第三天早上吐音后喝水呛了便大口吐血。又住进了301医院呼吸科,医生严禁练功。住了一个多月医院,血被止住了,但一时还不能恢复原来的功目,身上病灶长多了,长大了,多处转移了,那时我想这下完了活不成。我出院后就找郭老师汇报病情,郭老师说肺癌吐血是常有的事,不要怕,病灶多也不要怕,只要坚持练功还能消掉的。听她这一说再次给我树立了练功能治好病的信心和决心,她又给我调整了功目和功时,要我暂时不要吐音,特快也不要走得太快,以后逐步把功检起来,只要刻苦练功不动摇就会好,并约我下周再来查功。没想到这是与她老人家见最后一面(郭老师因患脑溢血病去世了。)刘桂兰老师给我查了功说这样练可以,我便回江西九四医院按郭老师布置的练。当时我每次检查,病灶的个长数量也长,过一段时间肺上长了八个(2~3厘米)、肝上五个(左肝6厘米2个、右肝4厘米3个)、腹部淋巴四个(3个3厘米、一个9厘米),开过刀的左肾窝又长出一个9厘米;右肾一个4厘米,全身大小病灶19个。那时我肝癌疼痛难忍,手按住患处叫,不能入睡,吃止疼药,打止疼针都无效,后打吗啡管二小时不疼,过后又疼,医院的医师叫我老伴准备后事说我活不了几天了。后经北京广安门医院肿瘤科余桂清主任大夫开的中药,其中有八月扎吃了就不疼了,又可以练功,出院三个月逐步把功检起来了。

   练功半年经九四医院B超拍片检查癌症又被控制了,肺上的小块病灶消失了,练功一年经景德镇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病灶全部消失了,从此我就没有吃抗癌药了,最后只剩下肝尾叶处一块3~4厘米左右的低回声区一直不消,但血象血沉都恢复正常,对这块低回声区各医院看法不一,有的说是尾叶,有的说是尾叶上有血管瘤,也有的说是病灶不能确诊。1989年11月我第二次去北京301医院复查,医生见我还活着非常高兴地说要给我做全面复查,要排队等10天,在这期间我拜访了刘桂兰和于大元老师,向他们汇报了各医院对尾叶部位的看法。他们给我查功后说如果是血管瘤也能消掉,又教会我消血管瘤的功法。练功十天后我去了301医院做CT和拍胸片、腹片全面检查,确诊结论肝、脾、胰、胆、肾、淋巴各部未见异常。腹、胸片结论心肺、腹部都未见明显异常,现在我一切正常,精力充沛。在1986年7月至1987年6月期间曾先后复发过三次(两次因生气,一次因感冒未及时治疗),1993年因劳累,孙子干扰又复发一次。为了早发现我每月检查一次,因发现得早病灶都长得不大,5厘米左右,经注意排除七情干扰和认真加功苦练,均在一个月左右时间又都被消掉了(都没吃药,纯属练功消掉的),以后经常注意排除七情干扰就没有复发过了。

   像我这样多脏腑转移的晚期癌症病人能取得今天这样的好成果,人人都说是中外医学史上少有的奇迹。这个奇迹是郭林新气功疗法创造的,是郭林老师对祖国气功事业和世界医学的伟大贡献,给癌症病人带来了福音。郭林新气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决心进一步练好郭老师的新气功并向消灭癌细胞进军。全心全意为癌症患者服务,为祖国人民和新气功做奉献。

 B 练新气功的几点体会

(一)练好新气功必须把癌症患者的病情如实告诉患者,使其自觉练功拯救自己

   目前在治疗癌症过程中一般做法是把病情向患者隐瞒,怕患者思想承受不了加重病情,因此要患者被动接受治疗,我认为这种做法是消极的,对治疗癌症特别是中晚期癌症是很难奏效的。

   郭林老师主张治癌要如实把病情告诉患者,做好患者思想工作,对患者介绍郭林新气功疗法能治好癌症的各种病例,使患者树立起练新气功能治好自己病的信心,人人都有强烈的求生欲望,这种做法不仅不会加重病情反而会激发患者自觉起来向癌症作斗争,苦练新气功自己救自己。多年来全国各地新气功辅导站的实践早己证实了这一点,而且疗效都很好。如果我不知自己的病情,若没有对郭林新气功能治好自己病的信心,就不可能在那种艰苦条件情况下坚持练功,就不会有今天这样好的疗效,恐怕我今天早就不在人世了。

(二)练好郭林新气功必须明功理、熟功法、会运用,自觉高标准严要求,才能获得高功效

   郭林老师的新气功的功理功法是有科学依据的,是她几十年临床经验的科学总结,因此患者必须了解功理功法的内在涵义,才能正确掌握提高功效治好自己的病或给别人治病的方法。

   我通过学习和几次病情反复的经验,了解了功理功法及每个动作的好与差、对与错,对患者的利害关系,我就自觉地对功理功法细心领会刻苦练习,设法提高功效。

   在场地选择上,尽量选择有树有水、空气新鲜、有较长距离的平坦场地,避开有炊烟尘土飞扬和异味的场地。如我有两个学生同时学功,一个学生患乳腺癌术后肺转移,她重视场地选择,为了练功特意在河边修一条50米长的平路。每天在那里练功,功效很好。学练40天经检查乳腺癌病情稳定,肺转移病灶消失了。另一个学生患胃癌术后腹内淋巴转移。她不重视场地选择,每天在家不足十米长的院子里练功。下雨在不足4米的阳台练功,功效较差。也在40天左右时间检查转移病灶未清。换好场地又练一个月检查,腹内淋巴转移也消失了。可见场地选择对功效是有影响的。

   在功目功时落实上,在有肿块的时候关于功目安排特快功、吐音功一般每天练两次。其它功练一次,如病灶长得部位多,要适当增加相应的功目。关于功时问题,对癌症病人身上有病灶时或行切除术后,两年内一般每天功时不宜少于五小时(因两年内是高复发期)如身体弱一时达不到,要逐步达到。如病灶部位多,也要相应增加功时,练功两年后,如身上病灶已消或手术后一直未复发可酌情减功。功目功时的落实问题尤其重要,尽可能做到不误功,更不能减功或停功。这一点也是最不容易做到的,必须经常向怕苦、怕累、怕冷、怕热、怕雨、怕疼的思想和病情稳定时的麻痹松劲思想,以及怕影响经济收入而上班减功的思想作不懈的斗争,才能获得好的功效。我第一次复发就是因为接待看望我的同志误功多了。夏天怕热,认为练功半年多病情稳定还有好转就不练特快功,癌症很快就复发了。后来又因吐血停功一个多月,导致各脏腑转移,类似我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都是功目功时不落实出的问题,必须引起高度警惕。在练行功速度掌握上,癌症病人在松静前提下适当的快比慢功效高。我练中度风呼吸法行功时,适当的把步子走快,练强呼吸特快功时尽量把步子走快,步幅适当小些(约一脚之长),以松静自然为度,这样呼吸次数多,吸入的新鲜氧气就多,呼出的对人体机能有害的废气和C02气就多,功效就高。

   在功法掌握上做到柔中有刚,柔而不懈,刚而不僵。我体会在练功思想上和肢体放松得越好功法越规范气感就越强,手就麻得厉害。腰松得好功效就高,松得差劲功效就低,甚至病灶容易在腰部转移。手摆得幅度大些,摆得柔和气感也强,因此我练功时努力把动作做得规范,尽量保持松静状态,这样练功功效就高。

(三)练好新气功必须确立三心

   所谓三心就是确立郭林新气功能治好自己病的信心;坚定持久练功的决心;在任何情况下不动摇的恒心。任何情况下包括病情复发转移,感冒发烧泻肚和其他疾病等,如我的癌病复发转移到肝后吐血,多脏腑转移:肺、肝、淋巴、两肾都有,大小癌灶19个,仍能对练功治好自己病的信心不动摇,虽因吐血一段时间不能练全部功法,但经过一段时间恢复把功逐步捡起来,苦练半年病情又被控制了,又苦练一年把病灶全部消掉了。如在那种情况下稍一动摇,停功不练躺着等死,那非死不可。当时医生告诉家属准备后事有三次之多,做到不动摇没有坚定的信心和决心,没有坚韧不拔的毅力是做不到的。那时我因病灶肿块大又多,练功松腰时病灶互相挤压疼得冒大汗,就咬着牙练,有时发高烧39度多,拔下吊针就练。因打化疗针毒液渗透到皮下,手背一块肉坏死疼痛难忍,打吗啡才能睡两小时,打青霉素消炎止痛后挂着一臂一只手摆动着练,再因患痛风病脚疼得不能着地,吃消炎止疼药后拐着脚练。后因患肾结石病45小时未小便,到九四医院手术后尿通了,身体虚弱得走路都要扶着墙,三天后我试探着放下拐棍用慢步行功调动内气,第二天就恢复正常练功了,医护人员都惊奇地说我恢复得快。至于在严寒酷暑阴雨天练功更是家常便饭了。我患病24年来经过七次反复和多种疾病的磨难如同受大刑一般的痛苦,但我始终未动摇过三心,正因为我三心树立得牢,我这样重的癌病才得以治愈,否则是不可能的。

   也有不少患者练功已取得了一定疗效,但由于三心树立得不牢,因某种原因病情一有反复就对气功疗效产生怀疑,失去再练功还能治好病的信心,不愿再坚持练功,幻想灵丹妙药或等死,那很快就会死去。还有一些患者练功已取得很好的疗效各项指标都正常,而盲目出现思想麻痹或怕苦或其他原因等放松对练功的严格要求,或不适当的减少功目功时很快就会发生癌复发或转移,一旦思想产生动摇不及时恢复练功也会死亡,因此要练好新气功治好癌病必须牢固树立三心才能做到。

(四)练好新气必须正确掌握补泻关系

   新气功补泻方法是多方面的,如意念、呼吸、势子、吐呐、按摩等有补和泻,所谓正确掌握补泻关系就是在练功中选择最佳的补泻程度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那么怎样掌握最佳的补泻程度呢?我认为对癌症患者来说在掌握适度的补泻前提下主要是敢泻,所谓掌握适度,主要是自我感觉能承受得了,就是说越练精神越好,病灶越小,如有这种感觉就要大胆的泻,当然练功累一些也要坚持,练特快功出汗也是正常的,只有大泻才能把病灶泻掉。如果只考虑身体精神一时不好,不管癌是否在增长不敢泻,到头来还是被癌病吃掉。反过来只顾急于消掉病灶不管身体是否吃的消而不适度地泻,身体越练越弱,抵抗力越来越差,癌细胞就会乘虚而入结果适得其反。如我右肾癌转移病灶有3~4厘米,血色素只有5克,本来肾不应该吐高平哈音大泻的,但我考虑自己只有一只肾,病灶如不消除,长大了影响肾功能别的脏腑再好也没用了,于是我决定一面练脚棍补肾,输血打B12加强饮食营养,一面吐肾高平哈音,结果吐音20天再用B超检查,右肾病灶消掉了,巩固一段时间就停吐了,如不敢吐高平哈音大泻后果不堪设想。

   又如我在多脏腑转移时早上练肝功吐肝哈音,上午练肺功吐肺哈音,下午练肾功吐肾哈音,一天练三次功吐三次高平哈音,下午吐音时感气不足了,身体感到吃不消,当时想肝肾是主要部位,淋巴同肾治,肺空隙大病灶长大点没关系,暂时不吐肺哈音只练肺功,和中药控制,同时癌转移过程是从肾到肺再到肝和淋巴的,于是采取抓两头带中间的方法先集中精力吐肝、肾两个部位的音,这样做不但感受身体承受得了,经检查结果功效反而提高了,因为新气功有整体治疗的功能,肺上病灶消掉了。不久肾上病灶也消掉了,肝上最后消掉。看来肺癌容易见效,肝癌要好得慢些,同时容易复发,因此我身上虽然没有病灶了,但仍坚持继续早上练肝功吐肝高滑哈音,上午练肾功不吐音。再如正确掌握补泻关系手摆动的姿势是否正确也很重要,如我右手摆动好左手差,经检查右边病灶先消掉左边不消,当时我还纳闷怎么一样练功右面消左面不消呢?我老伴看我练功时发现我两手摆动不一样,左手摆动手心向下,泻得不够(新气功手心向下为泻),纠正左手的动作左边也消了。

   我从练功实践体会到补泻要因人因病而异,辩证施治要适度,才能取得最佳效果,否则还可能出偏。

(五)中西医气功三者必须有机结合才能加速和巩固疗效

   中西医新气功三者正确的有机结合,我的体会是在治癌过程中使三者各自发挥特有的优势共同攻克癌症。如西医治癌手段先进,手术放疗和其他药物治疗疗效快,但副作用大容易复发;中医中药治癌也有一定疗效;新气功治癌除疗效显著外,还能减轻放疗化疗的副作用,使患者能坚持完成放、化疗疗程,这样三者有机结合就能取得理想效果。另外,在治癌过程中,病人往往还发生其他疾病,如常见的感冒,发高烧、泻肚、胃口不开、消化不良等都离不开中西医的有机配合,如消炎退烧、输血止血、止疼西医疗效快,补气补血、止疼、开胃助消化中医疗效也好,我在治癌过程中先后患过吐血、皮肤组织坏死、痛风、发高烧、泻肚、肾结石等病,都是得到中西医药物和手术及时治疗,才保证我有体力练功,才取得今天这样满意的疗效。

   中医西医和新气功治癌三者作用哪一种是主要的呢?我认为气功是主要的,特别是中晚期癌症气功疗效更显著。如有的中晚期癌病不能手术,有的癌病的部位不宜放化疗,有的癌细胞对化疗药物不敏感则不能继续化疗,否则会加速死亡。有的放疗效果虽然很好,但恐怕不久还会复发,如放疗次数多了,对人体损伤太大甚至吃不消。但郭林新气功疗效与中西医结合好,对治疗各种癌症特别是中晚期癌症疗效最显著,这是许多病例证实了的,我就是其中一例。患者只要牢树三心,坚持练功延长寿命是普遍的。至于能延长多久,我认为取决于患者坚持练功怎样,郭林老师四十岁患晚期癌病开过六次刀,健康地活到75岁,则延长了35年,还未因癌病而死。现在活十多年的也不在少数,而且活得都很健康。

(六)练好新气功必须排除七情干扰和选择好生活环境

   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干扰对练功入静影响很大,练功想这想那,杂念丛生就不能很好入静,产生内气就少,功效就差,就是同样的功目功时带着七情干扰去练,癌病也可能复发,特别是生气对功效影响更大,我在治癌过程中先后七次复发,其中两次是因生气引起的,由于及时发现认真排除七情干扰和加功入静苦练才把复发的癌又消掉了,以后经常注意排除七情干扰,癌病再没有复发了。

 C 怎样才能排除七情干扰?

我的体会是:
1、加强意识修养、心胸宽阔、把生死置之度外、不计得失、不计恩怨、发扬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2、不管事或少管事,我病重时经常忠告自己只当自己死了,什么也管不了,就不会生气或少生气了,就是无法回避的气也不要往心里去,说两句算了,不要再想它。

3、如遇不愉快的事,采取回避政策,到使人开心的场合环境去散步,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尽可能选择好环境去练功治病,如在风景优美、空气新鲜很卫生安静、有树有水的环境练功疗效最好。

4、家属要懂护理会体贴,能调配营养、补充身体消耗,并注意不要让病人吃容易引起癌复发的食物,要理解病人容易烦躁的心情,当病人生气发怒时要忍让,做好病人思想工作,帮助病人排除七情干扰,使其心情愉快的练功治病。

  以上是我对治癌病多年经历的体会,由于我很少接触医学,气功知识也不多,加上科学不断发展,不当之处在所难免,欢迎指正。


 ( 李志民老先生于2018年2月9日15:35分,因心脏病离世,享年93岁。)

 

 

  


近期培训通知
1、王健老师北京2018年2-3月份查功班《通知》
2、2018年2月23日 — 3月4日郭林新气功 【实践基本功】昆明 精修营
3、2018年3月-武汉郭林新气功培训活动《通知》
4、『郭林新气功』   2018年3月武夷山春季康复疗养营
5、2018年3月-桂林郭林新气功培训活动《通知》
6、2018年3月-湖南郭林新气功培训活动《通知》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