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林新气功点燃我的生命之火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2-01   491 次浏览
1976年,我26岁,患了乙型肝炎,难以治愈。疾病的折磨,使人生的前途暗淡无光。 一日,一位好心的朋友劝我出来散散心,我们便一起来到龙潭公园。在公园的湖边上,看见一位戴着墨镜,像个华侨模样的老人,在阳光下静静地练着什么,我们觉得挺新鲜,也很好奇,就走上前去看个究竟。

                                                                 

                                                       王  健

        

        编者按作者为原北京郭林新气功研究会名誉理事,现为北京郭林新气功研究会会长,曾患乙肝。1976年开始跟随郭林老师学习郭林新气功,治愈了乙肝,康复至今。作者康复后,一直致力于郭林新气功的传播和推广。        

          


身体蒙难遇恩师

1976年,我26岁,患了乙型肝炎,难以治愈。疾病的折磨,使人生的前途暗淡无光。

一日,一位好心的朋友劝我出来散散心,我们便一起来到龙潭公园。在公园的湖边上,看见一位戴着墨镜,像个华侨模样的老人,在阳光下静静地练着什么,我们觉得挺新鲜,也很好奇,就走上前去看个究竟。后来,老人停止了练功,睁开眼睛,许多人围上来问长问短。我这才知道,原来她就是郭林老师,正在这里向病友传授新气功疗法,有许多患有各种各样疾病的人都在跟她学习,用气功治病。朋友连忙凑上去,询问用气功能否治好我的病?郭老师回答的十分肯定,她说只要我坚持练新气功,病是肯定能治好的。当时,乙型肝炎在治疗上没有什么好办法,听郭老师说气功能治好我的病,便抱着一线希望,参加了新气功疗法的初级班。

从那开始,每日清晨,我准时来到小树林,沐浴初升的阳光,接受新鲜空气的洗礼,生活开始有了规律,精神也有了寄托。不出一个星期,我整夜失眠的毛病便好了,动不动就感冒的毛病也好了。情绪日渐好转,不像以前那么爱发愁了,我尝到了甜头,便更加刻苦地练功,生活开始出现转机。


当时,龙潭湖公园就像野外的一所气功学校,郭老师相当于校长,初级班由各班辅导员教功,中级班由郭老师亲自传授。老师经常一个班一个班的查功,询问病员病情,安排功目、功时。每周老师都要讲大课,即集体传授功理、功法。隔一段时间还召开病员疗效交流会,让大家互相启发,鼓舞士气。那时,龙潭湖畔的小树林中总是充满着勃勃生机。

郭林老师口才非常好,讲课生动、风趣,十分吸引人。她常常把一些复杂的功理、功法,用生活的事例做比喻,讲的深入浅出,容易理解。尽管听众都是些危重病人,如心脏病、晚期癌症患者。但听老师讲起课来,一般都是目不转睛,聚精会神,一听就是一、两个小时。尽管我们的课堂是在寒冷的旷野,但老师磁石般的吸引力,紧紧地把患者吸引到她身边,像一把火温暖着病员,使广大病员再次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相伴情深

郭林老师晚年,新气功在社会上普遍传播,郭林老师的爱人林晓先生功不可没。林晓先生不仅是郭林老师生活中的亲密伴侣,同时也是支持她坚持新气功事业发展的坚实后盾。

林叔叔曾经是郭林老师的学生,他比郭林老师年轻很多岁,从老师的一些生活照片上,我们看到年轻时的林叔叔十分英俊潇洒。他是搞摄影的,郭林老师是画国画的,艺术使他们结下了情缘,他们的感情也十分和谐。

记得林叔叔曾经为老师照了一张照片,给我们印象很深,照片充满了浓厚的生活情趣和高远的意境。那是一张郭老师的背影:白茫茫的雪地上,远处是郭林老师的背影,一行清晰的脚步印,由近及远,随着老师的步伐,伸向远方,象征着郭林老师高洁的人生历程。
我记得林叔叔每个星期天都要到公园来,经常为我们气功班的活动拍照,像开会、接待外宾、迎送郭林老师外出讲学等。他拍摄的照片几乎成了郭林老师历史的记录。有一次,为了出中级功的书,需要练功照片,郭林老师让林叔叔拍我的动作照。拍完功照之后,郭林老师特意又让林叔叔拍了两张她亲自指导我练功的照片,给我留做纪念,当时,因为整日在老师身边,对此并无感觉,现在才知这张照片的珍贵意义,我小心的珍藏着,细细体味着老师对弟子那份浓浓的情意。


最令人感动的是,新气功活动这些年来,条件一直很艰苦,一些讲座或全体会议,经常借用植物研究所的会议室,有些小型会议或辅导员的活动,就常常在郭老师家中举行。来到老师家的人,往往都是一些病患者,可林叔叔却从来没有嫌弃过,抱怨过,他默默地为老师分担着肩上的担子。

郭林老师逝世以后,为了把老师未竟的事业坚持下去,让新气功事业不断发展,林叔叔毅然加入到新气功组织中来,并担任秘书长职务,以身教胜于言教的实际行动表达对郭老师的忠诚和慰念。我以为,这里除了他们间深深的夫妻感情外,更有一份林叔叔对郭林老师人格的敬仰与尊重。如果没有对老师事业的深刻理解与支持,是难以做到这一点的。

郭林老师生前,对林叔叔也是关怀备至,有时出差在外,还惦念着家中的亲人,总是想方没法捎些好吃的,让人及时送给林叔叔。

传授五禽戏

通过多年追随老师学习,苦练功法,我的病渐渐痊愈了。化验结果正常以后,我激动地跑去给老师报喜。老师总是谆谆教导我:病好以后,要为更多的病员服务。我从1977年开始,便一直担任辅导员工作,带慢性病员班、肝炎班,也到一些大学或企事业单位开班。星期天多少年如一日没有休息过。那时孩子小,无论怎样,我总是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按时到地坛公园教功,并且坚持读完了电大中文系和英文系,以此证明用新气功治好的病人比健康人有更强的毅力和不屈不挠的精神。

老师在世时,新气功组织晚上有很多活动,比如老师讲课,讲解古藉,中医理论,切磋功理、功法,搞科研。在老师的带领下,新气功组织的辅导员都十分勤奋地学习,真是读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学啊!

病愈标明我们被考验合格,郭林老师选送了一些功底不错的辅导员参加了五禽戏高级培训班。当时,我们班有十几个人,这也是郭林老师生前办的最后一个五禽戏班。平时由单长礼老师教授,郭林老师亲自为我们查功指点。由于范围较小,老师精力可以更集中,我们得以更直接、更细致地聆听老师的教诲。老师跟五禽戏班的学生关系很融洽,把我们当作她得意的门生,一次,老师从无锡出差回来,还给我们每人送了一个小泥人,样子十分天真可爱,体现了老师对我们的爱意。

记得一天夜晚,月光朗朗,柳树枝条随微风飘荡在紫竹院静静的湖畔,伴着悠扬的乐曲,我们翩翩起舞。郭林老师在一旁观看。当时那种妙不可言的感受,真仿佛脱离了尘世,进入仙境之中去,跟老师在一起真是人世间难得的幸福。

1983年,郭林老师受河南省体委邀请到郑州传授新气功,随行的还有桂林市气功协会的于雷、唐伶莉,广东的郑国英和我。刘桂兰同志全面负责郭老师的生活管理。老师一到河南,活动安排十分紧张,除了上、下午都要教功外,晚上还要讲大课。由于见到郭林老师不容易,一些疑难病患者往往想法设法找到老师住处,老师工作十分辛苦。但不管怎样疲劳,只要老师在病员面前出现,从不萎靡不振,而是精神百倍,讲起课来总是神气活现,以精神力量鼓舞病员振奋起来。我记得老师有好多顶帽子,帽子和服饰总要搭配起来穿戴,好让人看着协调,虽说是女强人,但爱美之心毕竟是女人的特色。郭林老师总是把焕然一新的美带给大家。当时,我还在省体育馆内表演了五禽戏,河南省气功界的人士都说从未见过这么完整、系统的五禽套路。尤其是猴戏中,小猴子淘气的动作,引得病员们眼泪都出来了,场内气氛高涨,病魔的阴影被驱赶得无处藏身。每跳完一场,老师都要给我挑出各种各样的毛病,但后来,我底下听人说,老师对我的五禽表演非常满意,只是老师严格要求我们,从不轻易让我们觉得轻飘飘。当时,河南的少林寺声震海内外,省体热情邀请老师去参观。可因为来河南时间短暂,为了把时间更多一些留给病员,老师婉言谢绝了,她说我们是来工作的。同年年底,我又随老师到上海表演五禽戏,住在音乐学院专家楼。谁也不会想到声名赫赫的气功师,常常是让刘桂兰同志用酒精炉煮方便面吃。

跟随老师出行,也使我们开阔了眼界,了解了社会,在上海,许多著名人物登门拜访老师,物理学专家顾涵森为老师介绍了一个病人,他们是一对患难夫妻,由于女方被打成右派,遣送乡下,经历了许多磨难,现在女方患上肺癌,听了他们的遭遇叙述我们很同情他们,也增加了我们的社会责任感。

纠偏体会

刚开始学气功时,我气感特别强,练慢步行功,入静很好,有时真仿佛进入了极乐世界。因此,就有些追求,加上学功心切,急于求成。而当时对功理、功法掌握的并不深,理解的也不透,加上病邪严重,所以左肋下就出现一块不适,按说应及时纠正。可当时正要从初级班升中级班,因为怕影响升班,也没跟老师讲。以后,这种不适感越来越明显,发展到一做预备功就头晕、恶心,根本无法入静,后又变得全身僵硬,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告诉了老师。老师一听,马上让我停功,她说我是出偏了。老师教了醉松功纠偏。刚开始,我担心练醉松功不治病,还想练一些初级功,老师知道后告诉我,醉松功不但可以纠偏,而且也相当于正常功法的效果,练好了一样治病。以后,为了加强纠偏效果,老师还为我加上了吐音,吐高音。吐音时,我能明显感到全身气机松动,脚麻酥酥的。有一段,老师见我纠偏效果不好,一见我就说,你的功都要按高指标功法练,用泻法,不要练静功,多练动功。起初我并不理解,后来才慢慢体会到这是老师功法中的绝招——“补泻。因为我曾患慢性病,肝肾阴虚,所以,练功多用补法,补的多了,病邪被补起来,就造成了偏差,所以说,不管是慢性病人还是癌症病人,补泻一定要掌握得当,也就是中医所说的辨证施治,根据身体的不同情况,不同变化,该补则补,该泻则泻,一成不变的练法,是达不到调整的目的的。一旦出了偏,必须用泻法把邪气排出,再培植正气,癌瘤病人为什么多用泻法,正是这个道理。

通过纠偏实践,我反而觉的出偏倒是因祸得福。偏差的痛苦,更使我坚信的存在,在纠偏过程中,我对的运行规律也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纠偏的不易更磨练了我的意志,增长了智慧。这里,我劝出偏的病员,不必惊慌失措,只要按照正确的功法,就可以达到解偏的目的。

愿郭林老师香魂永驻人间,愿郭林老师在天之灵,看到新气功事业蓬勃发展。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